预测

据说这是今天上海的高考作文考题,结合最近在阅读的《黑天鹅》,写一下这个题目。但其实作文怎么开头都已经不知道了。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由于每个班级的同学比较多,而我属于比较调皮的一类,于是老师就把我安排在了四个同学的中间,意思是我要坐到我的座位上都需要其中两个人的同意。

这个时候,我是相信确信的事情的,任何事情有对就有错,没有中间状态,任何题目都有一个绝对的正确答案。三年级还没接触过不确定性。当任何两位同学都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让我回座位的时候,我只好到班主任那边讨个说法了。我当时是极度自信的,因为他们不让我进座位肯定是他们没道理。但班主任的回答让我吃了一惊,他们不让你进肯定是你不好,不要来找我。也许作为一个成人的我,现在已经非常坦然面对这种状态,因为班主任也是一个成年人,也有自己的事情,不愿意为这种皮毛小事费力气。于是我学到了,要尝试着接受不确定性。

再后来接触到概率学,觉得之前的加减乘除和几何学都变得那么亲切,怎么会有正态分布,高斯分布这类变态的数据理论。尽管概率学学习的不好,但我也尝试着接受概率学不确定性的状态。因为大部分时候生活的常态是不确定性的。如你并不知道经济会以怎样的曲线增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高,每个人的身高都是不确定的,但符合一定分布类型,还是在我们研究的范围之内。我们可以调整样本的大小以获得整体上的精确性,我们知道身高肯定不会超过某个范围,大体上分布中间范围。高考成绩也是一样,极端高分是少数,极端低分也是少数,大多数人的分数是分布在某个区间范围内,符合一定的分布规则。

确定性的事情我们是可以算出来的,概率性的事情我们也是能够整体上把控的。但根据《黑天鹅》一书中的理论,我们还有第三种情况:极端斯坦

前两种都属于平均斯坦的范畴,如果1000个人的平均身高加上一个极端高的(或者是世界第一高的人)身高对平均值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1000个人的平均收入加上世界首富的收入所得出的平均值就会是另外一个数量级的话题了。而现代人的收入就是极端斯坦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以概率论的模型硬套在收入的模式上,说世界首富是极端个例显然也是不成立的。

另外一个极端斯坦的例子是音乐家,你可能去买杰克逊的唱片而不会去花钱听音乐学院毕业生的演唱会。在平均斯坦的社会,由于没有集中放大性,一个人的影响范围是有限的,极度畅销的音乐家唱片也只是影响一个有限的范围,那么其他不知名的音乐家在其范围不能涉及的地方还是有机会生成下去的。但在极端斯坦社会,也就是现代社会,一个知名音乐家可能就拿走了大部分的收入,而这种差异之大以至于不符合现代数学的任何一个模型,无法预测。

抛硬币常被数学家拿来解释概率的作用。在大量投掷硬币后统计得出,正面和反面的概率是一致的。下一次投掷硬币并不会因为你前10次都是反面而得到正确的大概率的结论。但这种概率论并不能套用在收入上,一个人的前期积累对于其后获得成功是有非常大的影响的。于是我们会看到没有福利的社会会出现穷者越穷,富人越富的结论。

在极端斯坦的现代社会,任何预测都无意义,可预测的黑天鹅不叫黑天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